QQ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763|回复: 11

[恰同学少年] 我的中学时光

  [复制链接]

15

主题

0

好友

73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3-22 09:59:34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一个受过学校教育的人来说,学生时代的经历,就如同上世纪八十年代一首流行歌中的两句歌词——是“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的!

    就我自己而言,用它来比喻我对几十年前中学生活的感受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我的中学时代是40多年前的事了。1971年春季我踏入中学的门槛,到1975年1月毕业离开校园,整整四年。虽然随着时光的流逝,很多经历和场景的细节已经变得模糊,但人生中这一段重要的时光令我终生难忘!

    一、踏进中学门槛

    我的小学是跟随母亲启蒙的。1969年下半年,父亲作为“出生不好”的业务骨干从安化三中发配到前乡某偏野乡村学校,我也随父亲就读半年。除此以外,我一直跟随母亲在后乡小淹生活和读小学,直到1970年冬天,母亲比父亲迟一年多从小淹调回家乡的大福工作。

    在文革前,安化四中设在大福镇。当文革的滚滚风暴到来后,革命的洪流涤荡着一切“污泥浊水”。文化和教育作为“资产阶级重要领地”,自然首当其冲成为了这场革命的主要对象。安化虽地处偏僻的湘中山区,但“树欲静而风不止”,安化四中也和其它千百所学校一样遭受了撤销的厄运。凭记忆中的印象,我当初入学时,大福镇的初中学校应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在沂溪河北岸的张家坊(现为大福镇中学),距大福街道约有三、四华里路程。校址前身为清代云贵总督罗绕典私邸的私塾学馆。校内建筑恢宏,古色古香;校园宽敞,四周有青砖砌成的围墙。墙内有很多果树,一到秋天,硕果累累。校门口还种有两颗硕大的桂花树,每到八、九月,很远外都可闻到浓郁的丹桂馨香。学校四周则是广阔的田野,春夏一片翠绿,秋季一片金黄。

    另一部分则是在沂溪河南岸一个称做“烂柴坑”的地方,是一所新修建的学校,位于小镇的东边。经过五十多年的发展,如今这所学校成为了“安化县职业中专学校”,还是国家级重点职业学校。但是在几十年前,这里却是一个算不上很大的山沟,山上生长着许多灌木,平坦点的地方还有几处水田。学校前面有一条从镇上通往木孔、新桥、东山各公社的简易土石公路。在我模糊的印象里,所谓中学,仅只有2栋砖木结构的房屋而已。一栋是两层的长条型教学楼,面向马路和日夜流淌着的沂溪河,总共仅有几间教室,老师们的宿舍便是分布在各相邻的教室中间;另一栋更小的与教学楼呈丁字形建造的平房是生活楼,供教职工做食堂和开水房之用。我进入初一时,比我高一年级的2个班也从别处迁来这所学校上课了。

    当历史的车轮驶入1970年后,在全国范围内,文革那种近乎癫狂状态已经基本过去。当年6月中央批转了北大、清华实行“群众推荐,领导批准和学校复审相结合的办法”招收工农学员,从此高等学校开始招生复课。9月周恩来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后,提出批极“左”思潮,在积极纠正经济等领域中“左”的错误的同时,十分重视肃清极“左”思潮在教育战线的影响。应该说,整个国家在理性的层面又露出了一抹久违的曙光。

    我便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于1971年春季入学,所在班级称“大福中学初3班”。

    在我的相册里,至今还保存着初中一年级暑假时拍摄的一张黑白照片——这是我保存的自己最早的照片了,早些时候我将其扫描后存放在电脑里。现在看来,照片中的我,全然没有目前大多数同龄孩子的灵气,显得特别老实土气又朴实,如同农村商店里贯见的那种土纸。因此可以想象,刚进初中时,自己这位懵懂少年,面对眼前的一切,该是怎样的新鲜、兴奋和惊慌。

     回到主题上来。其时班上的同学大都是当时大福公社各大队的农家子弟。班主任WMQ,是一位个子不高、有着清秀面容、操一口桃江口音的年轻老师,他同时还兼教我们的数学课。第一个学期,除了语文和数学课外,还开设了英语、农技知识、音乐和体育。英语老师ZAJ,常德桃源人,刚从后乡某校调入,英语读音虽不太准却对学生要求甚严。PYQ老师是一位高挑的女老师,她给我们讲土壤肥料等农业技术知识。另外一位叫TLX的女老师教我们音乐课,虽然那时可教可唱的歌曲太少,但是从她喉咙里流出的歌声就像她人一样的美丽!

    二、轻松的学习

    我上初一年级时,母亲在附近的XG(大队)学校教书。当时这里还没有修建独立的校舍,学校就办在一个很大的祠堂里,离镇上仅几百米距离,此前有2个初中班(初一、初二班)临时在这里上过课。除了成年的哥哥下放在几十里外的长塘农村外,我们姊妹几个都和母亲生活在一起,妹妹是幼儿,弟弟上小学,姐姐比我高一年级读初二。

    每天早晨我都和同学们步行3华里左右去学校上课。路是乡间小道,在民居、田埂和庄稼地间延伸,弯弯曲曲。一到雨季路上全是泥巴,不小心很容易摔倒。而到夏季天气干燥时,却又是尘土飞扬,走一趟全身都是灰尘。上完课到中午后,大多数情况下便步行回家吃中饭,然后再返回学校继续下午的课。一年半后的1972年下半年,母亲调到了离学校更远一些的LC(大队)学校,这样我上学的路程起码达到了5-6华里以上,但同时和我同行的同学也更多了,如同班同学就有HKR、HJH、YXP,等等。因路程较远,我们每天几乎同时去上学,放学同时回家。中午不能回家吃饭了,早上上学时就顺便带点饭菜去学校,中午不管冷热吃进肚子里充饥。这样一直持续到高中毕业。

    在同一条路上几百次的往返中,有个场景我印象特别深刻:我们上下学途中要在一座山下经过,这是一座并不很高的石灰岩山,有几股汨汨清泉流出。每当我们走累了或口渴了,尤其是夏天,我们便会走到泉水口俯下身子喝上几口清冽的泉水,于是,那种惬意和舒服就迅速涌遍了全身。

    虽然是文革的中后期,遵照毛主席老人家“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的 “五七指示”,中学教材内容除了充满革命的元素,内容却是相当简单。高中数理化教材的难度大体上应仅相当于目前高一的程度,数学课本里连解析几何、导数等知识都没有涉及;物理课本无非是讲些机械和电路的基本原理;化学是以酸、碱、盐为主要内容。初中时班上同学学习质量的整体程度不高,成绩普遍一般,我的学习成绩很容易排到最前面去。

    记得那时学校也曾经组织过作文、数学、外语等比赛什么的,应该是两部分学校(前面说到的另一部分在沂河北岸的张家坊)联合组织的,每次我都能够取得好的名次。就在前不久的一次餐桌上,有位当年初中不在同校、高中同学又一起下放农村的Z同学,他讲到初中阶段一次作文比赛,他说“你老伍是第一名”而他本人“仅得第三名”。具体情况我自己倒已经记不起了,但是老同学所说应该是真实可信的吧。

    1973年春季我进入了高中学习,同届共有四个班,我在高14班。学校扩大了,陆续招收了低年级的同学。在西面的山坡上也新建了一栋教学楼。班级增多,学校变得更有生气、更热闹了。

    在高中阶段两年的学习中,我记忆里的印象是,似乎在某个时段学校比较强调教学质量也抓得紧一些,而到了某些时侯又特别的放任和松懈起来。

    这当然是由整个国家大的形势背景所决定的。

    打个比喻,就如同天气——我同样端坐在房间,前段时间外面霏霏细雨,北风怒号,我感觉到难以忍受的寒冷;而现在窗外阳光灿烂,气温上升,我便感觉到浑身暖和了。

    原来,1971年9月发生林彪事件后,到1973年,毛主席老人家重新起用了小平同志。邓小平再次从严重的政治挫折中崛起,受命于危难之时。1975年1月,他担任了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中央军委副主席等职务,主持党、国家和军队的日常工作。甫一上任,小平同志便试图全面纠正“文化大革命”的错误,把党的工作重点转移到“四个现代化”建设上来,系统地提出了“全面整顿”的思想。国家的路线方针发生了变化,文化教育领域的指导思想也随之发生变化,因此全国各级各类学校开始重视教学质量,抓得也更紧了。

    但好景不长,一年后的1973年底发生了一场轰动全国的“黄帅事件”。黄帅仅是一位小学五年级学生,她给某报社写信说给老师提意见却受到了老师的“打击报复”,她提问说“难道还要我们毛泽东时代的青少年再做旧教育制度“师道尊严”奴役下的奴隶吗”?随后江青等借机大做文章,在全国掀起了一场大批“师道尊严”的风暴。全国各地中小学迅速掀起了“批判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回潮”的浪潮。在此形势下,我们又明显感觉到学校不再强调教学和对学生的严格要求了。

    可不管怎样,在高中阶段两年的学习中,虽然和初中相比,主要课程的难度增加,但由于同学们整体程度偏低,又没有什么升学的压力,学习起来总是感觉轻松愉快的,成绩也仍能如初中一样在班上名列前茅。

    记得高中一年二期时,我患阑尾炎病请假约半个多月时间,各门课程相继落下。病愈后母亲要求在学校工作的父亲跟各科老师说说为我补补课,父亲并没有理会母亲的建议。那段时间我为赶课花费的时间多点,但很快也赶上同学们了。记得紧接着班上搞了一次物理小考,我居然得了第一名,任课的WXY老师还在班上表扬我了呢?
                        
下页继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0

好友

73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3-22 10:02:55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中学时光

    三、 体育课与体育活动

    或许我从小在山区长大,也或许十多岁的年龄好玩是共同的天性,因此那时我很喜欢上体育课,觉得跑跑跳跳蛮有意思的。

    刚上初中时,教我们体育课的老师是刚从部队回来的一名叫HZN的复转军人。有次体育课的内容是“登山比赛”——老师把我们领到离学校不远处的一座山包下,山下到山上的直线距离约有四、五十米,山上生长着齐膝深的灌木。老师将全班同学分为几个小队,每2个小队为一组同时从山下向山顶攀登,速度快先到达的获得一面小红旗。哨声一响,我们便奋不顾身地朝山上冲去,当我等同学先于很多人到达山顶时,那种幼稚的高兴和自豪感觉真是无法形容!

    现在的中学,大都有水泥操场,条件好的还铺设了塑胶跑道。但是在几十年前,因为贫穷,我所在学校虽美其名曰中学却没有一个合格的操场,上体育课和集体活动的“操场”不过是一块稍大点的平地而已。地面凹凸不平,晴天尽是灰尘,雨天满地泥巴。由于条件限制,当初体育课的主要内容是老师带领学生绕操场的边沿跑跑步、然后做做广播体操。还有我记得很清楚的是,由于当时中苏关系处于紧张期,全国实行全民皆兵,体育课时有很多次是老师带领我们练习刺杀动作,如何“防左刺”“防右刺”“防后刺”等等,在声声呼喊中我们倒是觉得新鲜好玩。

    记得体育设备还是有一、二个跳马的吧,就摆放在二楼一间空着的教室里。下课后,有胆子大点的同学试着玩玩。

    老师在教学楼上二楼的楼梯旁边立了一根竹竿,把上头固定后便成了供同学们活动的“爬杆”。一次我在奋力往上爬时,在约离地面2米左右的高度,一不小心摔下,尾脊骨垂直砸到地面上,顿时感到眼冒金星,剧痛无比。若是按照现在的条件,肯定会立马到医院做照片、CT等检查什么的。都是在那个时候,条件有限。在学校工作的父亲仅是在白酒里磨了点田七在我受伤处按摩几次便完事了。现在我患有严重的腰椎病,脊椎上有痛点,医生认为我目前的腰病与四十多年前的那次负伤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也许是在那个年代学校对基础知识的教学不太重视,转而需要另外重视什么 “门类”才以得平衡。我感觉那几年大福区教学管理部门对体育还是很重视的,在中学四年里,全区举办过几次田径运动会和乒乓球比赛。

    跟母亲住在新高学校的时候,省地质309队在当地勘测和钻探。他们就居住在学校旁边,在所搭建的简易房间里安放了乒乓球桌供职工开展活动。我和几个同学放学回家后,若是见球桌空着,便学着打打乒乓球也有些进步。第一次全区各公社中学举办乒乓球比赛时,我还是参赛队员,只不过当时有很多同学的乒乓球技术比我强很多,后来有同学一起下放到农村时,有的还取笑我说我曾经是他的“手下败将”。

    后来区里组织的的乒乓球比赛,我曾经担任所谓“裁判”。实际上,我们所有担任裁判的同学仅仅是有点打球的基础,事先并没有经过裁判知识培训,想起来莫不有几分滑稽的。

    有次全区组织各中学田径运动会,我所在学校很重视,在运动会举行前的暑假期间便选拔了部分同学进行训练,地点在现在大福老石桥桥北原安化四种旧址。前面说到我从小在小淹山区长大,爬山、爬树、游泳什么的都不比一般人差。由于从小锻炼,甚至在行动速度和灵活性方面还要超过同龄的很多人,因此我也被选拔参加了假期训练,记得在一起训练的同学有LJC、DJZ、HKR等,时间约2个礼拜。负责我们训练的老师姓姚(记不起名字了),是一位在当地具有丰富体育教学经验的老师。下半年田径运动会如期举行,我代表学校(是否分了年级我记不清了)参加了男子100M和4X100米比赛。比赛地点在现汽车站到派出所的路段。跑接力赛初赛时我们以较大的优势取胜,决赛的三个队中记得有木孔中学队,我跑第1棒,发令枪响后我便不顾一切往前冲,和其他两个队几乎在同时将接力棒交到下一棒各自队员的手中,但由于我们整体实力弱或其他两队实力更强,我们队仅取得第3名,事后我们感到非常的懊恼!

    有一位叫YZK的体育老师是刚从师范学校毕业分配来学校的,他身材修长,长得英俊帅气,篮球打得好。或许是他自己善于篮球,所以很重视学生的篮球运动。长塘公社中学有支篮球队,几名主力队员个头基本同高、技术大体相当(我至今还记得他们几名队员名字),当时篮球技术整体实力不错。Y老师便以这支队为对手在学校选拔组织了一支篮球队,我的篮球技术并不好,但可能是因为我的整体体育技巧素质还可以,身段也算灵活,我居然也被选为队员并参加了训练。袁老师多次邀请对方来我们学校举行篮球友谊赛,但是技不如人,输球的几乎都是我们这方。而我,每次都只是一个替补队员。

    四、学农与劳动

    在四年的中学生活期间,学农与劳动就象电影镜头一样定格为我记忆里最深刻的场景之一。

    学农是校内活动,如同一门课程,是学习的特定内容。

    至于大的社会背景,原来是这样的:“文革”开展后不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林彪将总后勤部关于进一步搞好部队农副业生产给中央军委的报告寄给了毛主席。报告称,军队搞生产是一件大事,具有重大的政治和经济意义。主席肯定了报告中提出的做法和总的想法。但高瞻远瞩的毛泽东考虑的问题,却并非限于军队生产的范围。他考虑得更深更远。由军队搞生产,联想到办一种“大学校”。这种“大学校”,各行各业都要办。在“大学校”里,可以学政治,学军事,学文化,又能从事生产,由此形成一个体系。基于这一考虑,老人家于1966年5月7日给林彪写了一封信。——这便是著名的“五七指示”:“......学生也是这样,以学为主,兼学别样,即不但学文,也要学工、学农、学军,也要批判资产阶级……”

    当朝的“四人帮”倒行逆施,大搞愚民政策。加上中国的文化基因经过几千年的传承,强化着国民的“服从”心理。对来自上面的“指示”,“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更何况是来自神坛上毛泽东的号召呢?

    难怪那几年沉淀在我记忆里的校内劳动场景就显得特别的多了。

    拣运石头是我印象深刻的学农劳动。现在回想起来,应该是那时学校尚在建设之中,学生拣来石头是为了建造校舍打基脚之用以弥补材料的缺口。

    一次我与ZFL(据说在很多年前因故去逝,深感怀念!)等三、四个同学合伙使用一辆两轮板车,沿着简易土石公路到学校上游现石门村方向的山下拣运石头,我们沿途将稍大点的山石收集放到板车上。公路很窄,一边是高耸的山崖,另一边是流淌的沂溪河。风光旖旎,景色优美,我们的心情特别舒畅。ZFL同学瘦瘦的个子,灵活好动。因他力气大,便由他在前面拉,我们几人在后面推。当时我们年龄尚小,没有经验,不料在掉头转弯时,由于距离不够,满车的石头凭着惯性顶着他差点掉进几米高的悬崖下,我们见状赶忙将板车往后回拉方才止住,彼时彼刻同学委实是惊出了一身冷汗的。还有一次,老师带领我们到一个叫“木瓜溪”的地方去扛木头,出发不久天上就下起了毛毛细雨,雨越下越大,同学们顶无遮挡,待回到学校时个个都成了“落汤鸡”。

    还有,现在的学生,——哪怕是农村出生的学生,一般都不会知道“火土灰”为何物吧,我告诉你:火土灰又可叫火土粪,是一种自制的农家肥料。当时学校旁边有很多山丘,为了减轻经济负担,老师们便按照不同的季节种植了各种蔬菜自用,火土灰成为了种菜所需要的良好肥料。

    烧制火土灰的劳动一般安排在天气干燥时季的下午。同学们事先用锄头挖起地里的青草连同一层薄薄的土壤让其基本干燥,然后将其和收集来的各种枯枝败叶堆放成一半人高的土包,下面点火燃烧,数小时后,植物燃尽,土壤也变成了颗粒壮的黑灰色,火土灰便烧制完成了。这种就地取材烧制的肥料含有丰富的磷、钾等营养元素,能改良土壤,具有保温爽水的作用,作水稻的安蔸肥,作旱地作物的盖种肥等都可以使用。

    学校前面的路边还有2丘水田,应当是当初建校征地时划归给了学校,学校也按时春播秋收,所得粮食填补老师的食堂。记得一次暑假,学校将我们一部分吃“国家粮”的同学召集到一起帮助收割和插秧。水田面积小,人很多,煞是热闹。印象尤为深刻的是,英语课XAP老师也跟我们一起插秧。X老师是长沙人,毕业后分配到贫穷的安化山区工作(真难为她了),人长得高挑美丽,举手投足之间无不显示出大城市人的气质!她为人和善,又说一口地道的长沙话,很受学生的喜爱。和X老师一起劳动,同学们无不显得十分开心(附记:X老师后来调回长沙的省粮食学校教书。前几年起我一直找她,曾经请派出所和公安市局的朋友通过专门信息系统查找亦无果,老师您在哪里呢?)。

    有的学农活动跟学习课本知识结合在一起。离学校十多公里外的大荣公社有个小型的包家水库,其时正在建设之中。我们携带着铺盖和日常生活用品离开学校在该水库工地学习和劳动了一段不短的时间,大多数时候和农民一块挑土筑堤。记得当时教我们数学课的是经验丰富的HYG老师,在水库工地,他教我们开展了“土地丈量”知识的学习——将一根细绳等高系在2根竹竿上;在绳子中间固定一个等腰三角版,三角板的顶角朝下并在此处悬挂一个铅锤;移动竹竿,若是悬挂铅锤的线正好处于等腰三角版顶角的位置便表明2根竹竿接地的位置在同一个平面上。现在想起来这种知识真不过是小儿科,不过在当时,通过实践教学,对我们理解等腰三角形的性质和作用就非常直观了。

    如果说学农劳动是在校学习内容的组成部分的话,则下面说到的便纯粹是劳动了,若是要加上一个限定词,就叫“家务劳动”。

    我做得最多的“家务劳动”是上山砍柴。

    现在除了太偏远的地方外,农村家庭一般都烧煤了,条件好点的地方还用上了液化气。但是在那个时代,农村生活普遍都是烧木柴。母亲从新高调入炉冲学校时,我已经十三、四岁,每每到了周末,只要天气好,我(弟弟长大些后也一同)都会和一帮伙伴(大都是HKR、HXH等同学到山上去砍柴。山上一片葱茏,青翠欲滴,天热季节凉风习习,虽身感疲劳却心头欢畅!曾经有一个时期,因当地飞机播种造林,远处高山上的细小灌木都烧光了,仅剩下烧焦了的光秃秃枝干,我和伙伴们爬到山上的最高处,不一会便可以砍下几十斤黑黝黝的干柴。

    我家里五姊妹,哥哥是老大。他中学毕业后于1968年下半年从小淹下放到家乡的长塘公社清塘大队,不久即结婚生子。那个地方,即便是现在都显得很不富裕,可想而知几十年前应当是非常的贫困。每到放寒暑假,我便和弟弟回到清塘帮哥哥砍柴。在夏季,一般是清早趁天气凉快砍一担,吃过饭后复又再上山砍一担,每天两担柴禾而未能间断。砍回家的柴禾经过太阳的暴晒干燥后将其堆码在一起,以供做饭烧水等生活之用。每个假期结束,我们都会留下一大“堆”的劳动成果。

下页继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0

好友

73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3-22 10:03:45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中学时光

     五、阅 读

    在人的一生中,阅读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不谦虚地说,我自己还算得上是一个比较喜欢阅读的人,只不过这些年来缺少了那种细致的、系统的阅读罢了。

    大约是1969年下半年,我曾经随同从安化三种发配到前乡新桥某学校的父亲读了半年书。在父亲宿舍兼办公室的房间书桌上看到了一本残缺不齐的长篇小说——《林海雪原》,因年龄小,不知道小说故事是虚构而成,看到其中解放军与土匪打仗的情节后便被深深吸引住了。我似懂非懂看完全书,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对书中那一个个英勇无畏、武艺高强的解放军战士充满了崇拜之情。这是我记忆里读到的第一本课外书了!

    读初中二年级时,LYP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L老师是文革前毕业的老大学生,有学问,表达能力强,同学们都喜欢听他的课。有个学期,下午的最后一节课,他便给我们朗读当时新出版发行的李心田所著小说——《闪闪的红星》。小说的故事梗概是:1934年秋,红军主力被迫撤离中央根据地,潘行义随部队转移。临行前,他给儿子潘冬子留下了一颗闪闪的红星。胡汉三又回来了,柳溪陷入了一片白色恐怖之中。潘冬子和母亲暂时离开柳溪,转入了深山老林。为了掩护乡亲们撤退,潘冬子的母亲壮烈牺牲,看到母亲的死,他变得更加坚强,在闪闪红星照耀下,潘冬子积极参加革命斗争,最终满怀仇恨地砍死了胡汉三,有力地配合了游击队的军事行动。后来潘冬子和父亲终于见面,他戴上那颗闪闪的红星,加入了红军的行列,踏上了新的征途。该小说后来被改编拍成电影,教育和激励了无数的青少年。

     L老师在给我们朗读的时候,他根据不同的人物角色模仿不同的声音和声调,如男声和女声、小孩声和成人声、正面人物和反面人物的声音等等,给同学们带去身临其境的感觉!那一段时间,听刘老师朗读成了我们最喜欢上的课!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跟大多数中学生一样喜欢上了看小说尤其是反映战争题材的小说。

    社会发展到现代,可供阅读的小说真可谓汗牛充栋。当你走进一家书店,琳琅满目的各类图书会使你目不暇接,你尽可以选取你所需要的书种,何况小说乎?

    然而,在我们上中学的时期,文化遭到“革命”,凄风惨雨,书籍出版界一派萧条荒芜,人们无书可读。

    高中时,同班的NWP同学也喜欢看小说。有个学期,他坐在我的前一排,不知道他从哪里弄到了一本残缺不齐的《铁道游击队》。课堂上,老师在认真讲课,我和他却在偷偷地看小说。而方式是——他看完前面后,便把书拆开再分给我看,经过数次拆分,硬是把整本小说全部看完。

    在中学阶段,我印象里读过的小说主要有《红岩》、《青春之歌》《烈火金刚》、《苦菜花》、《迎春花》、《敌后武工队》、《铁道游击队》等;重读了《林海雪原》。回忆纪实类读物有《红旗飘飘》、《攻克柏林》、《卓娅与舒拉的故事》等,只不过现在除个别外已经记不起是从哪些途径取得这些小说了!

    俄国人高尔基说过: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确实,书籍对人的教育和启迪作用是无可替代的。就我自己的感受而言,小说中的无数英雄人物深深地影响了我——我崇拜英雄,直到现在仍然喜欢收看谍战、战争题材类节目,若干年来定时收看河南卫视《武林风》和青海卫视《昆仑绝》节目。豪气在天,谁能与我争雄?青锋在手,谁能一剑屠龙?搏击场上的生死决斗,给我极大的视觉冲击和心灵震撼!

    有趣的是,我还曾经用小说中的英雄人物教育我的学生呢!

    二十年前我还在学校工作,担任过几年分管学生工作的系副主任兼系学生党支部书记。青年学生胸怀抱负,追求进步,要求入党的不少。我用《红岩》小说中的人物教育他们端正入党动机——重庆大学有个叫刘思扬的学生系中共党员,出身于官宦家庭,他被国民党逮捕后,审讯人员劝他放弃“共产主义信仰”。他不为所动,正义凛然地回答:我研究过很多主义,最后才从马克思的《资本论》里找到了真正的主义即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我教育学生说:“刘思扬这种信仰不是人云亦云的,他是通过自己的探索思考,形成了理性的认识,他相信共产主义是真理并愿意为之奋斗,这样他入党的动机才是纯洁高尚的,他的信仰也才不会动摇的”。

     LGJ老师曾经较长时间担任我们高中期间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他是我四年中学期间遇到的又一位有思想和丰富教学经验的老师。他讲解课文时联系实际,深入浅出,引导同学们热爱语文、学好语文很有办法。

    一次L老师给我们讲解鲁迅的《纪念刘和珍君》一文,鲁迅特有的辛辣笔调经过刘老师恰到好处的解析,使我们对文章很快有了理解。尤其我对文中的一些既深刻又优美的句子更是喜欢,便跑到供销社书店购买了一本《鲁迅杂文选》,读了其中的很多文章,但鉴于鲁迅写作时特殊的时代背景以及囿于自己的理解能力,很多的内容都没有能够看懂。

    1971年“9.13林彪事件”后,毛泽东认为林彪同国民党一样都是“尊孔反法”的。他认为,法家在历史上是进步的,而儒家是开历史倒车的。毛泽东把批林和批孔联系起来,从1974年年初起,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批林批孔的浪潮。其时父亲所在学校下发了《林彪与孔孟之道》以及有关资料供教职工学习批判用,我居然也喜欢上了这些印刷粗糙的薄本本资料,我慢慢阅读,对一些不懂的文言文查字典已得求解。也许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阅读那些东西使我那段时间的文言文知识长进不少,一些内容和句子即便是几十年后的今天也不曾忘记。

    六 、学习参观

    走出驻地,前往有一定观赏价值和学习意义的地方走访观摩,在世界上很多地方叫“旅游观光”。但是在我们这样一个“讲政治”的国度,凡属官方组织的旅游观光,一概被称为“学习参观”。尤其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学习参观活动必然有比现在更加浓郁的政治色彩!

    印象深刻的参观活动主要有两次。

    一次是学校组织我们参观罗绕典的故居。罗绕典(1793年-1854),其出生地就在离我们学校不足十里的浮山村。他从小在岳麓书院读书,道光九年进士,历任四川等地乡试主考、山西平阳知府、陕西督粮道、山西按察使。道光二十四年任贵州布政使,为时任总督的林则徐所称赏。道光二十九年,擢升湖北巡抚。后在长沙参与镇压太平天国,咸丰三年升云贵总督,在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中病死。对于这样一位清朝显赫的封建官僚,其才其品应是受当代人所景仰和崇拜的。

    但是在那样一个是非颠倒、皂白不分的年代,学校组织我们前往参观的目的,是教育学生“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认清封建官僚是怎样残酷剥削压榨劳动人民而修建起豪庭深院的。其时罗绕典故居的主体部分经过一百多年时光的侵蚀早已荡然无存了,仅剩几间残破的房屋由当地群众在居住。同学们鱼贯走过,心里并没有生出一种特别的感觉,只觉得是一次普通而又开心的校外活动而已。

    记忆特别清楚的是那次赴长沙、韶山的参观活动。

    时间是1974年下半年的金秋时节。我们高中4个毕业班的同学由班主任老师带领在晨曦中出发,近200来人的队伍在田陌山丘间蜿蜒数里,过株木潭、桃花江水库、牛田、石牛江,经过一整天的步行,近黄昏时到达桃江县城。

    次日,我们登上了机船,资水东去,几个小时后便抵达益阳市。第三天我们浩浩荡荡的队伍复又登船顺资江而下,在洞庭湖转弯驶入湘江,逆流而上直至夕阳西下始抵长沙。

    这一在如今3个小时内便可以搞定的行程,在几十年前我们却是耗费了整整2天的时间。艰难的步行、简陋的伙食和住宿、枯燥的江上漂泊,怎样说都是一次十分艰辛的旅程吧!

    回想起来,当时我们并没有感觉到什么特别的劳累和不适。这当然是有原因的——年纪轻仿佛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人多一路谈笑风生驱走了奔波所带来的疲劳。更主要的是,对我们这些长期生活在闭塞山区的少年,一旦进到城市,见到外面的世界,那种兴奋、好奇,乃至惊诧,足将一切辛苦和劳累抛到九霄云外!     艰难的步行中,目光所及处,青山逶迤滴翠,田野一片金黄,屋舍炊烟袅袅。在疾驶的机船上,江水碧绿,无数帆船在远方匆匆飘过。我们更是第一次见到洞庭湖的,虽然我们的船是在湖的边缘驶过很快便进入了湘江,“洞庭天下水”,放眼望去,一望无际的湖水与蔚蓝的天空融成一片,分不清哪是水哪是天。金秋的阳光铺撒湖面,使湖水闪烁出粼粼波光,就像是天上的仙女撒下的一把把碎金。如此景象,无不使我们这群山村来的少年深深陶醉。

    同学们几乎是从来没有到过长沙的。长沙城宽阔的马路、高耸的建筑、林立的商铺和熙熙攘攘的人流,无不使我们感觉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那时,长沙的轮船码头在现西湖路口。如今,杜甫江阁高高耸立江边,雕梁画栋,气势恢宏,每天都会吸引无数游人登楼参观。阁的对面便是本人单位的新建办公楼,数月后我们便将搬迁到这栋面临湘江、造型独特的楼内上班。记得在长沙停留的几天里我们居住在坡子街樊西巷的永育红小学,把课桌拼成一块便是床了。班主任刘谷阶老师担心我们在街巷里迷路,晚上还在教室的黑板上图示我们所处的位置以及地理环境。

    在长沙我们参观了清水塘的“中国共产党湘区委员会旧址陈列馆”。1921年7月,毛泽东和何叔衡出席中共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后于10月成立了中共湖南支部。1922年5月前后建立了中共湘区委员会,毛泽东任书记,这里是区委机关所在地。1921年冬至1923年4月,毛泽东和杨开慧曾于此居住。我们花整天时间乘船横过湘江,到了橘子洲头和岳麓山爱晚亭。橘子洲头位于橘子洲的南端,是世界上最大的内陆洲。她西望岳麓山,四面环水,是长沙重要名胜之一。毛泽东青年时代读于湖南第一师范时,常会同学友来这里中流击水,议论国事。1925年,他咏就了脍炙人口《沁园春·长沙》,抒发了济世救民的豪情壮志。爱晚亭位于岳麓山下清风峡中,名字来源于杜牧的七言绝句《山行》。亭形为重檐八柱,琉璃碧瓦,亭角飞翘,自远处观之似凌空欲飞状。毛泽东在第一师范求学,常与一批志同道合的同学相聚亭下,纵谈天下,探求真理。

    在岳麓山游览,还有一个小小的插曲——我们虽然从小在山区长大,但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秀丽的山色。眼前的景象加上心中的好奇吸引我和HKR等同学不顾疲劳,沿着爱晚亭后面的小径直往上攀登,经过黄兴、焦达峰墓地后快到山顶时,我们接近了当地部队的雷达站,受到执勤战士的斥责,我们惊慌着马上逃离。

    结束在长沙的参观后,我们乘火车抵达韶山,住宿在离火车站不远处的韶山招待所。次日我们整队步行几公里参观了毛泽东故居。故居位于韶山市韶山村土地冲上屋场,1929年被国民党政府没收,遭到破坏,1950年按原貌修复。它坐南朝北,系土木结构的“凹”字型建筑,东边是毛泽东家,西边是邻居,中间堂屋两家共用。1925年,毛泽东偕夫人杨开慧回韶山开展农民运动时即居住在这里,并在卧室的阁楼上召开秘密会议,培养和发展中共党员,建立了中共韶山支部。

    一俟到了韶山,我们此行的学习参观活动便基本结束。返回时我们先乘车到达桃江枫树坳,再步行二十多公里回到了家。

    ……

    时光匆匆,四年的中学生活如学校门前的沂溪水流逝不返,1975年的钟声敲响后不久我们便毕业离开了校园,随即我和同班的NWP等同届九位同学作为知青下放农村。

    后来我一直在省城工作。几十年来,虽然也在关注着母校的一些信息,但是每次回家都显得匆忙而没能回母校拜谒。

    去年夏天,我趁和HKR、HWZ夫妇等同学结伴看望班主任L老师的机会在母校校园里巡游一圈。母校从1985年起已改建为安化职业中专学校,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目前初步建成了一所占地面积100多亩,教学楼、科技楼、图书馆、学生公寓、综合办公楼、食堂、运动场等设施配套基本齐全的现代化中专学校。

    置身于绿树成荫的校园,走着走着,仿佛自己进入了另一个时空。我们在这里读书、上课,与同学追逐嬉闹,一切昔日的情景模糊而亲切!那山上的杜鹃花呢?彼时我们坐在教室里,侧目窗外,远处近处,很多时候山上都盛开着美丽的杜鹃花的!

    哦,我的中学时光!如沂水一般流走的时光,它带走了我如梦少年的经历!到如今,岁月更换了我们的容颜,改变了我们的心境,唯一不变的,是那份记忆一直都在,那份萦绕在心里的念想一直都在。即便是那教室窗外远远近近的杜鹃花,虽已不见其芳容,她也一直开放在我们的心中!




                                 2016年1-2月写于闲暇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2

主题

7

好友

1万

积分

贵宾

Rank: 9Rank: 9Rank: 9

2011年度优秀会员勋章 原创先锋勋章 三等奖

发表于 2016-3-22 18:37:14 |显示全部楼层
你是幸运的
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3

主题

26

好友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版主勋章 2011年度优秀版主 一等奖

发表于 2016-3-22 20:11:24 |显示全部楼层
我曾经也在现在一职高的校园内读过约莫一个月的书,看来我们是校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7

主题

94

好友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管理员勋章 特殊贡献勋章 宣传大使勋章

发表于 2016-3-22 21:23:43 |显示全部楼层
读完楼主的自白,从中可见深深的爱乡恋根情怀,对学习生涯的眷眷之情。欢迎常回来看看!
沂溪河畔,流淌着我们的热血;云雾山麓,焕发着我们的青春;大福,你我的热土!大福网www.413517.com是属于我们自己的网络家园!大福爱乡协进会正着力于家乡的发展和乡土文化建设,需要大家的支持和参与!欧帝尔照明大福专卖店已于大福镇镇政府对面(新街)盛装起航,致力于打造大福最顶级的家居照明服务提供商,提供专业的家居设计咨询与全套产品服务,为您搭建与大城市家居装修一样的高端服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

主题

0

好友

1955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6-3-22 21:50:40 |显示全部楼层
读完楼主的中学时光生活,宛如<<平凡的世界>>里的一幕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0

好友

73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3-23 08:53:41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李费心编辑,方便阅读了。谢谢各位的评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0

好友

73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3-23 08:54:27 |显示全部楼层
农夫之子 发表于 2016-3-22 18:37
你是幸运的

谢谢正芳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1

主题

8

好友

422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见习版主

发表于 2016-3-23 22:15:5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若只如初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